星期六, 12月 29, 2012

山巡‧中風‧直升機

Boxing Day是聖誕最後一日假期,也是難得地獄閉館七日的其中一天,難得放假於是當更去。話說"當兵望打仗",我自己當山火更也望有山火打,CCC當更也不想太清閑,但山巡更我可沒想過遇到甚麼大Case(夏天還可以遇上中暑/熱衰竭,冬天可不會吧) 但偏偏當上一柴後的第一更山巡更便碰上大Case~~~

那天行的是北潭坳至西灣,算是一條熱門的路線,不過當中有通訊盲點 ,所以假日/公眾假期便有我們民安隊當值山巡任務。當日起步後,行了1/4路程時,其實已經遇上出事的老伯。我們一眾四人很覺得奇怪,他的身體狀況怎會在行山的路上出現?上前詢問是否需要幫忙,他則說自己問題不大,是下斜辛苦一些吧了。另外他身旁也有陪同者,那我們也只好繼續前行~~~

來到大浪灣鹹田村準備午餐,叫了的豆腐花也來到,但此時卻有求助者告訴我們,有位老伯在大浪灣村不適,希望我們協助。長官留下一位隊員在士多等待另一隊山巡前來(也保護我們的豆腐花 :P),另外我和另一名隊員連同長官前往現場。邊走的同時,也報告CCC我們接獲Case正前趕現場。不過還有500M才到大浪灣村,那位老伯已經出現在我眼前,由撐扶者繼續上路。我們當然問他的陪同者老伯有甚麼不適,說的只是腳軟,但看來到鹹田後難以繼續行程。說不如先休息一下,老伯又大不願意。長官便和師兄代替同行者扶著伯伯。途中長官邊和老伯談話,漫不經意地拿取老伯病歷,嗯,早上吃過早餐,而且也不是第一次行這路線。病歷就只有三年前中過風。我的工作則是開路者,指示途人停在一旁或往路邊走。但最後老伯再也行不了,幸好來之前除了急救背囊外,也帶著其他背囊,內裡的15M繩,正好用作背付傷病者工具。我呢?也開始聯絡西貢警署要求協助。(幸好自己電話的PCCW有聯絡,公家的CSL死掉)

此時對頭的山巡兄弟也趕到,於是可以找些人手背後扶著老伯,減輕長官和師兄的辛勞。最後一行人又來到士多等待警方的回覆。電話一個一個的來,西貢警署、水警電台、水警輪指揮官、消防指揮中心、救護指揮中心、已出動的消防指揮官、已出動的救護指揮官,同樣地問出事地點和傷病者狀況,當中只有水警輪指揮官明確表示風浪太大,用小艇救護有難度而不能前來,其他的不是沒有明確回覆,或要用上一小時時間徒步前來。長官為老伯作快速檢查,心跳正常,手腳活動正常。第二輪的電話又來,雖然已經強調傷病者年齡(八十多歲哦)及曾經有中風病歷,但因為傷病者清醒,他們好像不把直升機當作選項。(我不能因為想要直升機而虛報病徵嘛,不然和濫用直升機服務的人沒分別) 第三輪電話由長官接,清楚表示民安隊正在場指揮,他以指揮官身份判定伯伯有初期中風病徵,溶血劑要在中風黃金三小時內使用才有效(這個我也懂,但要說定伯伯是中風,我沒信心) 直升機出動的要求由他負責。此言一出電台很爽快答應直升機出動要求。

我們今次用椅子作運送工具,前方繫上三角巾作固定(又學到新東西了),四人一起運伯伯到直升機場旁。(我有份運,不輕鬆呢) 之前UT學的現在便派上用場 --- 直升機來前清理雜物,收起身上易吹起的物品。指示路人不要接近直升機場, 直升機人員下機前不要接近直升機及保護傷病者。直升機下降的風壓比想像中大,雖然在矮林後,風沙也穿過我身旁打向伯伯,好在一早已把伯伯背向 ^^V

直升機上一名空勤主任和兩名我們民記山嶺搜救中隊(紅衫仔)到場用擔架,加上我們兩位兄弟運老伯上海豚直升機。直升機離開後,第四輪電話打來,知道傷病者由直升機送走,他們便可以收隊。我們呢?就回到士多吃午餐,當然之前的豆腐花沒了(哭) 一邊吃一邊整型資料,幫助長官寫報告。辛苦長官了。之後我們便繼續餘下的路程。

最後得知伯伯在醫院確診中風,現在還在醫院休養中。師兄弟說了不起,我自己真的不覺得有甚麼了不起,都是長官的急救經驗幫助我們。而且在Case後更給了我很多真實的經驗,了解有甚麼不足處,下回類似的情況應如何做~~~